当前位置: 服务专区>>旅游>>推荐景点
站内搜索:
推荐景点

剪雪裁冰梦昭苏

日期:2017-01-12 18:06:55        来源:天山网    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   【收藏  打印

    移居北京二十多年,这里的冬天,天空难得晴朗不说,就连这雪,也逐年下的越来越少,只剩下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脸,不下雪的冬天,哪里还有魅力和韵味。所以每年放假,我都迫切地希望赶回昭苏,过我自己的冬天。

    昭苏的气候冬长无夏,春秋相连。冬季的昭苏,下一场雪,眼睛看着清爽,心里透着干净。万物都归于一色,银白纯洁,朴素而壮观。那远处的雾凇仿佛是冬雪的恋人,保护着大自然洁白的礼物,将那原本易逝的雪花留住,挂在自己的树干,枝头。家家户户烧旺了的炉火,通过烟囱飘起白烟,仿佛大地在冰天雪地里呼出的热气。整个城镇都在冬天活了一般,拥抱着寒冷,温暖着自己的躯干,这是极平常的美丽的,昭苏的冬天,在我而今看来。    

    就在父亲离开的第一个年头的冬天,我才10岁,望着漫天的飘雪,我默默地穿好衣服,静静的出了家门,在雪地里一直走着,偶尔抬起头,看着漫天的飘雪,雪花在肆意的狂舞着,没有一点声息,静静地,静静地,静的只听见自已的心跳。我伸出手掌,接住一朵最大的最美丽的雪花儿,白绒绒的,六个花瓣,好看极了,有我的半个手掌大。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昭苏的雪花是我今生遇见的最大的最美的雪花儿。我在想父亲是否在另一个世界注视着我,他又是否在另一个世界以另一种方式活着。小小的我,在这故乡的飘雪中,借着思念,变成了思考人生的哲人,寄托思念于这片片雪花之中。不知道站了多久,我一回头,看见来时的脚印已被雪花浅浅的盖住。不知为何,那一刻看雪的心情一直挥散不去,直到现在。不知是那一刻的大雪震惊了我的心魄,还是自己的心智借着那一场雪片刻长大,每每回忆起来,那场大雪,和那时候的自己,都让自己动容。童年的冬季,感伤终归是少有的,多半是孩子们嬉闹的场景,打雪仗,堆雪人,不知道从哪里拉来个破板子,一个人蹲在上面,另一个人推,就这样简易的雪橇都能玩上好久。童年的冬季永远充满着这样的简单的欢乐。如今的玩乐项目更是精良而大气,去滑雪场滑雪,去冬窝子里吃农家饭,或许是我离开故乡太久,这一切让我陌生而又熟悉。感叹着昭苏日新月异的变化。把冬天的美丽放大了许多倍,冬趣也变的格外生动鲜活。    

    冬天或许本来就是适合闲缓的时段,到了年末,乡思格外的浓厚,多想回到昭苏的大雪中去,看着母亲在火炉边煮着奶茶,一家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拉着闲话。安静而惬意,把这世间的纷扰,都趋于这冬天之外。此刻在昭苏的冬季里,只有幸福和恬静,忘了其他吧。我想这份幸福和恬静,不光是昭苏的美丽冬天给予游子的私赠,它是属于每一个来这个领略冬季之美的人,这被片片雪花包裹着的世界,却从不单调;只是这处处可见的冬雪,借着昭苏的独特的气候和人文底蕴,都变得灵动而轻巧。你忘了这冬季天寒地冻的繁重和艰苦,翻身上马,又仿佛骑着天马驾着云彩在雪地里飞驰,你静静的看雪,这里的雪,就静静的为你飘落;你要舞动冬天,这里的雪,就陪你飞扬翻滚。剪雪裁冰不闲清瘦,这里的冬天,一切都美的恰到好处。    

    时光如白驹过隙,一晃眼,人生已将过半,这近50年的时光里,我看过了许多风景,走过了许多的路途,它们都在我生命里短暂的停留过片刻,却从不恒久,因为我的初心,都留在了那一片故土之上,都融化在了那昭苏的片片雪花之中,不管走了多远,都不曾改变。去年的冬天,我难得片刻清闲,又自顾自地,走出了家门,缓缓地踏雪而行,最后驻足,我不知如今的自己依旧是在思念父亲或是回忆年少的自己,心情淡薄而宽阔,忧伤却不悲痛,只是将那一抹淡淡的思绪置于这故乡昭苏的雪景中,不留痕迹。在雪中逗留一会儿,我准备按原路返回,一转身,看见那来时的脚印又被浅浅的掩埋了些许,我不禁心里一阵感慨,就仿佛时空重叠,我看见不远处年少的自己站在雪地里看着雪花飘下,我们之间那一点点距离,好似真的走了很多年,可那每走一步旧的痕迹,又被这大雪一点点的掩盖,悄无声息的消失着。    

    这雪,下着下着,盖了来路,掩了去途,无声地,无声地,落在地上,落在每一个昭苏人的心上,落在每一个昭苏过客的梦里。冬季来台北看雨,这是一句歌词,冬季来昭苏看雪,这是我最想说的,满怀热爱的心里话。聚四方人情之暖,享魅力昭苏寒冬。昭苏冬季里的邀约,怎能不赴?    

责任编辑:徐琦
评论( 共有 条评论)
网友评论